当前位置: 首页 > 牧草专题 > 草场轮牧:促进畜牧业发展

草场轮牧:促进畜牧业发展


广州田野风园林绿化有限公司 / 2011-07-08

 



 

牲口成了制造温室效应的“祸首”之一。



 

草场并不是耕地,草场轮牧可以使泥土封存二氧化碳。



 

草场养殖的牛肯定更健康。



 

  科尔曼夫妇本来都是素食者,但现在却提倡人们多吃肉,条件是这些肉类来自草场轮牧方式养殖的牛羊。图为科尔曼夫妇在他们位于美国缅因州的沿海牧场。


 

  “少吃肉,救地球。”这句话好像已成了国际流行语。然而,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地付诸步履?对于良多人来说,少吃一口都受不了。


 

  本月2日,联合国“可持续性资源治理国际委员会”发表讲演呼吁:既要知足世界食品供应,又要减缓天气变化的独一出路是更多地推行素食饮食。人类的膳食结构应该做出明显的改变,应该从以动物蛋白为基础向更加素食的方向转变,以减少环境的压力。这份讲演将会呈报给各国政府。


 

  联合国副秘书长兼环境署执行主任阿齐姆?施泰纳说,各国政府可以通过改革税收系统和补贴方式,并使素食更便宜来鼓励人们少吃肉。


 

  呼吁终归是呼吁,我们好像很难在短期内看到什么实质性的改变。由于食肉者很难变成素食者。


 

  既然如斯,有没有吃肉和环保兼顾的两全之策?


 

  美国缅因州一座沿海农场上,有个在建的牲畜棚。目前,这个牲畜棚还只不外是一块混凝土板和几根木梁,但建好后最多可供六头牛和几只羊在里面过冬。这一切好像是再寻常不外的农场琐事,但事实刚好相反,由于建牲畜棚的人是美国最有声誉的两位有机蔬菜种植者――艾略特?科尔曼,著有堪称“有机种植界圣经”的《新有机种植者》,以及芭芭拉?达姆罗施,她是《华盛顿邮报》园艺专栏作家。如今,越来越多的环保人士都在鼎力呼吁人们不要吃肉,但这对平日以蔬菜素食为主、在有机种植界举足轻重的夫妇却反其道而行之,他们在多种场合发出号召人们“多吃肉”的声音。


 

  “为什么?由于我关心地球的命运。”科尔曼一边说着,一边踏着泥泞的路走向种满萝卜的温室。“固然我们不能直接吃草,但我们可以把草变成我们能吃的东西。”


 

  有多少人会为救地球少吃肉?


 

  一直以来,关注天气变化的科学家和环保组织都将留意力放在家用汽车、货车、发电厂、工厂等燃烧化石燃料、排放上百万吨二氧化碳的“大目标”上。但2006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布了一份多达400页的讲演,称全球范围内由人类流动造成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中,18%来自家畜,这一惊人的比例比汽车、飞机等交通运输工具全部加起来所占的还要多。从那以后,牲口愈发成为环保人士的众矢之的。起初,只有素食主义集团利用联合国的研究讲演来证实素食的益处,但自从讲演发布以后,越来越多的环保主义者也加入了提倡素食的行列。最近,在欧洲议会一个题为“全球变暖与食品政策:少吃肉=少排热”的听证会上,政府间天气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主席拉津德?帕乔里提出,减少人类食肉量是一个“简朴有效、周期短”的方式,人人都可认为减排做出贡献。


 

  人类食用的所有牲口中,牛排放的温室气体最多,对天气产生的影响最大。牛不仅比其他牲口消耗更多能源密集型饲料,还会通过打嗝等排放更多甲烷。甲烷是一种强劲的温室气体,据联合国最近一份讲演显示,甲烷已成为全球第二大温室气体,数目仅次于二氧化碳。有研究表明,全球约有15亿头牛,它们在消化过程中产生的甲烷占到了动物甲烷排放量的75%,相称于全球甲烷排放总量的14%,均匀每头牛天天排放500升甲烷。


 

  为了尽可能多地获取牛肉和牛奶,牧场主们给牛添加的饲料量通常是牛本身需要的三到四倍。因为进食饲料的多少在一定程度上直接决定排放甲烷的多少,因此过度喂食这一普遍做法也大大增加了牛的甲烷排放量。


 

  加拿大达尔豪西大学生态经济学家内森?佩尔提埃说:“假如你最关心的是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那你就不该再吃牛肉了。”


 

  然而,又有多少人会为救地球少吃肉?对于良多人来说,少吃一口都受不了。


 

  将二氧化碳封存在草场泥土里


 

  既然如斯,那么科尔曼夫妇为何以为在农场多养牲口就能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匡助地球化解危机呢?牧场主里奇?西恩知道题目的谜底。一个周末的日子,在他位于麻省哈德维克镇的牧场上,西恩正把他的一群膘肥体壮的德文牛赶到一块牧草蕃庑的新牧地。一年的时间里,他的100头牛会在175英亩的牧地上轮牧四、五次。西恩说:“传统的养牛方式就像挖矿,是不可持续的,由于你只是往外拿,而不往回放。但假如采用草场轮牧方式,情况就扭转过来了,你往回放的多于你往外拿的。”


 

  原理是这样的:牧草是多年生植物,将牛和其他反刍家畜在草场上轮牧,家畜吃掉牧草可以加速新旧草交替,促进新草生长;同时家畜踩踏草场,有助于肥料和其他腐烂有机物深入泥土,形成肥饶的腐殖土。另外,牧草的根部能够留住水分和微生物,保持泥土健康,而健康的泥土可以将二氧化碳封存在土地里,使其无法进入大气层。


 

  与轮牧方式形成对比的是,美国全国99%的肉牛屠宰前几个月都在饲养场里育肥,胃里塞满玉米和大豆。过去几十年里,这种密集型的饲养方式得到越来越广泛的采用,结果造成上百万英亩草场不是被旷废,就是和大片大片的森林一起变成有经济效益的农田,用于种植牲口饲料所需的农作物。


 

  《杂食者的两难境地》一书作者迈克尔?波兰说道:“养牛产生的碳排放量中,很多都来自饲料谷物种植,由于种植过程中所需的化肥、杀虫剂以及收割后的运输都依靠于燃烧化石燃料,而以牧草为饲料的牛排放的碳就要少得多。”尽管因为高纤维的植物比谷类食品更难消化,吃牧草的牛可能比吃传统饲料的牛排放更多甲烷,但综合看来,前者的净排放量仍旧低于后者,由于牛吃牧草时可以匡助泥土将二氧化碳隔离在土地里。


 

  不吃肉并不能解决环境题目


 

  然而,对于草场养殖的优胜性,并非所有人都买账。饲养场主们指出,草场养殖的牛肉价格过高,例如西恩的碎牛肉一磅要卖到7美元,是普通牛肉价格的两倍还多。另外,他们还以为,只有通过饲养场这样的规模经济,养殖产业才能产出足够的肉类以知足不断增长的人口的需要。这些反对草场养殖的人提到,因为牧草的卡路里含量比谷物低,因此草场养殖的牛需要两到三年时间才能长到一定重量,可以被送去屠宰,而饲养场的牛只需要14个月。“采用饲养场养殖方式,不仅较少的牛可以产出较多的肉,而且牛的生长周期短,排放温室气体的时间也比草场养殖的牛短。”美国全国牧场主牛肉协会首席环境参谋塔玛拉?希斯说道。


 

  艾伦?萨沃里曾是津巴布韦一名野生动物保护专家在他看来,这种夸大“规模经济”的观点忽视了草食动物在对抗天气变化中本身能够起到的作用。萨沃里过去将土地荒漠化归咎于过度放牧,甚至对全国所有的牧场主都“仇视得不得了”。但在轮牧了大群大群的牛等反刍牲口后,他发现自己能够通过草场养殖扭转土地退化的形势,将贫瘠的土地变成繁茂的草场。


 

  和艾伦?萨沃里一样,面临环保主义者对人们肉食习惯的指责,科尔曼对此嗤之以鼻。在位于缅因州的自家农场上,科尔曼说:“认为只要不再吃肉就能解决全球环境题目,这个想法主意本身就是荒谬的。一个素食者,吃着用巴西产大豆制成的豆腐,看似非常环保,但实际上他排放的二氧化碳比我要多得多。”


 

  科尔曼和妻子芭芭拉的农场能用牲口粪便做牧草的肥料,再用牧草做牲口饲料。科尔曼说道。“固然我们不能直接吃草,但我们可以把草变成我们能吃的东西。”


 

  草场轮牧比饲养场养殖更环保


 

  在美国维蒙特州,出产牛肉及乳制品的农场主阿贝?柯林斯正在开发一款软件,匡助农场主快速培育出碳含量丰硕的表层土;在丹麦,阿斯蒂得尼农场的主人托马斯?哈东采用草场轮牧方式养殖了150头牛。从维蒙特到丹麦,以柯林斯和哈东为代表的一批小农场主、牧场主正试图向世界传达这一信息:他们的轮牧式养殖要比工厂式养殖环保得多。


 

  哈东解释说:“假如把牛养在铁围栏里,从头到尾只喂几桶谷物饲料,就会对环境造成危害。但假如将牛养在草场上,牛不仅能做到二氧化碳零排放,甚至还能做到负排放。”柯林斯更是进一步估算道:“只要治理得当,未来二十年里,牧场主、农场主能够将现有农田、牧场、荒地的泥土含碳量进步2%。”一些研究者甚至推测,大面积范围内,土地含碳量只需要增长1%,就足以等同全球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


 

  当然,像西恩这样的农场主原本就不使用化肥和杀虫剂来种植牧草,也不需要消耗能源来出产牲口饲料,由于有光合作用就足够了。另外,放牧所用的土地通常贫瘠得根本无法进行其他农业流动。“我倒想看看有没有人能在上面种大豆。”西恩指着他附近一片岩石满布、坡度倾斜的土地说道。


 

  从良多方面看,草场轮牧都是有益健康的。首先,草场养殖的家畜肯定更为健康。家畜食用谷物饲料轻易酸中毒,因此饲养场不得不在饲料里添加抗生素,而以牧草为饲料就能避免使用抗生素。另外,草场养殖培育出的牛肉对食用牛肉的人也不无裨益。与饲养场养殖的牛肉比拟,草场养殖的牛肉含有较少的饱和脂肪、较多的欧米加-3脂肪酸,这种脂肪酸常见于鲑鱼中,对心脏十分有益。


 

  枢纽是减少牲口甲烷排放量


 

  除了科尔曼、西恩、波兰等人,全世界良多科学家都在积极寻求解决方案,以减少牲口对全球天气变化的负面影响。但有所不同的是,大部门科学家不约而同地选择减少牲口甲烷排放量作为突破口。例如,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的研究者们研制出一份饲料配方,通过平衡牛摄取的淀粉、糖分、纤维、脂肪等,将牛的甲烷排放量减少25%。


 

  无独占偶,澳大利亚的科学家们也但愿通过改变牲口饲料成分达到减少甲烷排放的目的。詹姆斯库克大学的营养学家托尼?帕克博士与同事通过研究发现,给牛喂食海藻有利于牛更好地消化饲料,从而减少甲烷等温室气体的排放。帕克博士的同事德尼斯教授提到,现在良多水产养殖场都使用海藻来清理池塘和排水渠,效果明显。经由加工后,海藻也能用作牲口饲料。因为海藻含有较少纤维、较多淀粉,比牧草更好消化,因此食用海藻的牛会排放较少的温室气体。


 

  与澳大利亚隔海相望的新西兰是世界羔羊和乳制品出口大国,该国每年温室气体排放总量中有32%来源于牛羊等牲口。为了对抗天气变化,新西兰科学家绘制出了一种微生物的基因序列,这种微生物能通过牛羊的反刍产生甲烷。该项目小组在格雷姆?阿特伍德博士的带领下,花费五年时间研究一种被称作“产烷生物”的微生物,终极找出了其遗传密码。把握了这种微生物的遗传密码后,就能更好地了解它产生甲烷的原理,从而找出减少牲口甲烷排放量的最好方法。


 

 
田野风旗下网站:
  • 客服一部:彭小姐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客服二部:嘉莉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客服三部:汤先生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客服四部:于小姐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客服五部:吴先生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客服六部:坤洪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